山为人居

入坑随意,懒久不更。来去自在,一切由心。

【主白鹊多CP】戏说(四)

嘿嘿嘿我又回来啦
我可是一周一更的好作者(骄傲
李白生崽啦!!!
邦信出现预警:)
下面正文^_^

扁鹊坐在床边看着他,“怎么了?”
李白蹭蹭枕头,下意识的去摸自己的肚子结果摸了个空,李白愣了一下又摸了摸自己瘪下去的肚子,“我的肚子呢?”“
扁鹊隔着被子拍了一下他的肚子说“不是在这里吗?”
“没有我是说……”李白好像感到被子里有什么东西抖了抖耳朵,把手伸到被子里,“我的尾巴好像被什么东西咬了一口。”
李白猛的一下把东西领了出来,一只咬了一嘴毛小狐狸,李白把小狐狸放到扁鹊的枕头上,十分惋惜的把自己少了一戳毛的尾巴捞出来默默心疼自己的毛“哪来的小狐狸啊,我尾巴毛都要被他咬光了。”
小狐狸趴在枕头上冲着李白摇摇尾巴“嗷呜”了一声,李白听到抬起头挠了挠小狐狸的头,“再叫一声。”
小狐狸翻了个身把粉红色的肚子露出来又冲李白叫了一声。“越人你猜他叫我什么。”
“我怎么知道。”扁鹊把小狐狸从自己枕头上挪开,拿起枕头把上面的狐狸毛掸了掸“在我耳朵里他只是在嗷呜嗷呜的叫而已。”
“我说他叫我妈妈你信不信。”李白内心全是波动甚至开心的快飞起来。
“噗,你也就只能是个妈了,是吧,孩子他妈。”扁鹊躺下身摸摸小狐狸的尾巴。
“唉?你一说好像有些不太对啊。孩子他妈不应该是你吗?”李白眉头一皱发现事情好像不太对劲。“嗯?!我的腿怎么湿湿的?”
“怎么,你这么大还尿床?”扁鹊拿着李白的尾巴尖逗着小狐狸,抬头瞄李白的功夫尾巴尖已经被小狐狸咬住了。
“开什么玩笑。”李白一掀开被子就被吓到了,一堆小狐狸堆在一起咬来咬去,有几只毛还带着湿意。
小狐狸感到身上少了暖意,便“嗷呜嗷呜”的叫了起来。李白一脸懵逼,“怎么这么多?”
扁鹊挠挠小狐狸的下巴让小狐狸张嘴好拿出那撮毛,“你爸妈生你就一个?狐狸不都一窝生的吗?”
“越人你别说还真就我一个。”李白略有点小自豪,起身跨过扁鹊,坐在床边穿鞋“不行,我得先去洗个澡。”
“嗯嗯嗯你最厉害了。赶紧去,顺便把崽子也洗一下,孩子他妈。”扁鹊向里挪了一点,把旁边的小狐狸放到他的腿上。
李白伏下身吻住扁鹊的唇,扁鹊没有拒绝迎合着他的吻,窝在床上的小狐狸不合时宜的叫起来,打搅了这个吻。
李白无奈的停下继续深入的想法,十分自然的顺着称呼接了下去。“好~我知道了孩子他爸,不过可以在我回来之前可以换好被子吗?”
扁鹊摸摸李白的耳朵,“知道了,孩子他妈。”
当李白和自家小医师你侬我侬时,大概早就不记得自己作了什么伤天害理的死了吧。这可真是苦了身在西汉的韩信了。
开完早朝的西汉宫殿慢慢的安静下来,只有御书房不时传来异样的声音。
“咔嚓咔嚓咔嚓……”
坐在一旁研究言灵之书的张良额角蹦出几条青筋,啪的一声合上书看向不停嗑瓜子的刘邦。
“君主,不知良可否问一句。”
刘邦抬起头看着他,但手上和嘴上的动作还是没停过,“你说吧。咔嚓咔嚓咔嚓。”
“君主您的瓜子磕完了吗?如果您在这盘瓜子嗑完之前还没批完奏折的话,良私以为您是想让良用言灵之书来令您批奏折吧?”张良将言灵之书放在腿上笑的一脸“愉悦”的看着他。
刘邦看着身后黑气快要实体化的张良,把手中的瓜子放到一边,清了清嗓子“咳咳,没有没有,我只是觉得的重言请了两三个月的假了,作为君主是不是要关爱一下部下?”
“韩将军?”张良将自己的记忆回放了一段时间,嗯……好像他是有一段时间的告假了。
“既然君主有心,那么良也不好说什么。”
刘邦看着张良缓和下来的脸色松了口气,又可以不批奏折了,嘿嘿嘿。

未完待续~

评论(4)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