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为人居

入坑随意,懒久不更。来去自在,一切由心。

【主白鹊多CP】戏说 (一)

辣鸡作者的辣鸡文笔的辣鸡文,还是伪生子放心没有生。
其实是番外(误
狐白(包原皮X原皮鹊
以后还有多CP(亮良、邦信啥的
周瑜和小乔挺少的就不打tap了。
可以接受的话走起


这是李白与扁鹊的第七年。
和往年的开春一样李白化为白狐窝在屋檐下专门为他准备的垫子上懒洋洋的晒太阳,他从来不担心别人口中的七年之痒。因为他们的七年之痒早在第一年就吵完了也作完了。
初春时节的第一只蝴蝶飘飘忽忽的落在他的鼻头上,一副岁月静好的模样。忽然李白立起身,鼻头上的蝴蝶被惊起,李白动了动耳朵他好像听到了什么声音一个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声音。
李白一跃而起化作人形,推门而入,正在配药的扁鹊抬起头问他“怎么了?”
“周瑜来了。”李白这句话令扁鹊有点懵,周瑜为什么会来这里?大唐离魏地可不近。
马啸打断了扁鹊的思考,接着周瑜便推门而入,脸上的笑意遮都遮不住,“扁神医,婉儿可能有喜了。”
扁鹊一脸冷漠的看着他,哦,原来是大老远跑来发狗粮的。那么,请开始你的表演,“所以……?”
“所以我想请扁神医为婉儿看看。”周瑜还没等扁鹊开口就将一袋金币放入扁鹊手中,“这是诊金。”
扁鹊挑了挑眉,算他有规矩“那么小乔小姐现在身在何处?”
“正在屋外的马车上,我现在就去带她进来。”周瑜赶紧跑去找他的夫人。
扁鹊把手上的钱袋往后一扔,正中李白的腰,“把你手上的药酒封上放回去,搬几把椅子来,准备好笔墨。”
“知道了,越人。”李白拎着钱袋揽过扁鹊的肩亲了他一口,赶紧跑去搬椅子。
扁鹊无奈的看了他一眼,整起了自己乱成一团的桌子。
周瑜扶着他的夫人小心翼翼的呵护着,“婉儿小心脚下,别摔了。”
“周瑜大人是把我当小孩子了吗?我没那么脆弱,”小乔轻轻的笑着,“而且我想我们的孩子也没有那么脆弱。”眉眼温柔如水。
李白看着站在门槛前秀恩爱的两个人,转头看扁鹊,“越人,我……”
“不可能。”扁鹊赏了他一个可以翻到脚后跟的白眼。
李白委委屈屈的开始研磨,自从李白正式搬进这里之后扁鹊再也没动过笔,因为扁鹊喜欢李白的那一手字没有来源的喜欢。
“我不推荐过多的用安胎药,你可以在这个期间吃一些药膳, 安胎药可以在闹腾的时候用一下。”扁鹊令李白记下药方,然后从书堆里翻出几本积了灰的书擦了擦递给周瑜。
周瑜一看《如何成为优秀的奶爸》、《奶爸修炼手册》等。扁鹊拍了拍他的肩,“你的任务非常艰巨啊。”
“保证完成任务!”周瑜笑着扶起小乔,“这可是世间最珍贵的宝物。”
李白愣愣的看着他们远去的背影一时回不过神来,眼中羡慕的神情遮都遮不住,“怎么了?羡慕了?你现在还可以去找人生一个。”扁鹊站在李白身旁侧头看他。
“我不要,要生也是越人给我生。”李白揽住扁鹊的肩轻笑看着他,扁鹊一把推开他的脸,转身进入屋内。
“生嘛生嘛。”李白缠住扁鹊,“我最喜欢小孩子了。”
“我是男人,生不了。”扁鹊白了他一眼。
“我不管我不管。万一多做做就怀上了呢?”李白从身后抱住他耍赖。
扁鹊叹了口气,转过身捧住李白的脸,用一种哄傻子的语气道“那你倒是给我找一个可以生孩子的男人出来来给我研究一下啊。”
李白捂住耳朵“我不听我不听。”
扁鹊无可奈何的看着他,“听话别闹。”
“可是,我就是想要生一个嘛。”李白委屈的耳朵都耷拉了下来。
扁鹊把手放在李白的耳朵上揉了揉,“那好吧,就生一个。”
“真的?”李白眼睛瞬间亮了。
“我何时骗过你?”扁鹊从药柜中寻出一瓶瓷瓶向李白手里倒了一颗。“吃下去”
李白一脸兴奋的吞下药丸看着扁鹊,“我们现在是不是可以干些什么了?”
“你还想干什么?睡觉去啊。”扁鹊开始整理起来药材,很奇怪的看着李白。
“睡觉?不干些什么?”李白做了一个sex的手势,“不做这个?”
扁鹊一脸嫌弃,“不做。”
李白感觉世界观崩塌了,“难道生孩子不需要做这个?”我几千年难道白活了?
“嗯,不需要。”扁鹊把李白推进房间,“听话,为了孩子好早点睡觉。”
李白愣愣的走到房间里,躺到床上。总感觉自己被骗了。“越人……你是不是在骗我?”
“嗯。”扁鹊默默的回应了一声。
李白盯着合上的门,是在骗我啊,不过也是男人怎么可能怀孕呢?
这件事就像云烟,慢慢的散去了。再次记起这件事已经快过去了一个月。李白窝在床上打着瞌睡,扁鹊看了下时间,摇了摇李白,“该醒了,李白。”
“嗯……,越人我好像生病了。难受。”李白从被窝里探出头来,迷迷糊糊的望着他。
扁鹊回忆了一下,李白最近好像是有些不太对劲。浑身无力,嗜睡。“把手给我,我给你看一下。”
李白撑起身甩了甩头,把手递给扁鹊,头靠在扁鹊身上,“越人,我好困啊。”
“这个脉象有些怪啊”扁鹊皱起了眉,“这是喜脉啊!”
李白惊恐的看着他,“越人你再把一次。”
扁鹊摇了摇头,“我没搞错,是喜脉。”
李白用颤抖的双手捂住自己的脸,扁鹊搂住李白道“既然事已如此,我会对你和你肚子里的孩子负责的。”
未完待续
偷偷求喜欢

评论(8)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