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为人居

入坑随意,懒久不更。来去自在,一切由心。

【白鹊】戏说(八)完结

番外终于写完了呢(拖了那么久还好意思说
其实这是番外...
正剧其实我还没写完
qaq



“阿亮啊,你觉得祖宗他的将军怎么样啊。”刘备在主殿前停下,转头问了一个无头无脑的问题。
猛的一下把诸葛亮神游在外的魂拉了回来,“啊?韩信?挺好的。”
“那如果祖宗和他的将军住在一起会不会很奇怪?”刘备愁的两根眉毛都缠在了一起。
诸葛亮一副了然的样子拍拍刘备的肩,更无头无脑的来了一句,“怪不得身体会抱恙。”
便丢下一脸茫然跑去见他那位好久不见的好前辈了。
刘备挠挠头,只好硬着头皮推门进去,顿时感觉眼前的一切正疯狂的刷新着自己的世界观。
原来神医和剑仙居然连孩子都有了,祖宗居然让他的将军怀了孩子,不对现在应该是祖奶奶。
谁告诉我只有女人能生孩子的!
就在刘备进行着头脑风暴时,而我们的小天才正偷摸的躲在草丛后盯着前辈自己和自己下棋。
张良瞟了一眼诸葛亮藏身的草丛,“既然来了就过来跟良下完这副棋。”
“前辈使唤人起来还真不含糊。”诸葛亮摇着扇子从草丛中站起身,几步跨到张良面前坐下,“不过既然前辈都说了那亮也不能拒绝。”
“拒绝的话你就可以放下你手中的茶再也不用来见良了。”
“别那么无情嘛,前辈。”诸葛亮轻笑着落下一子,“亮走了还有谁陪前辈呢,不是吗?”
张良抿了一口杯中的茶,“别把自己想的那么重要,能陪良的不止你一个。”
但是像我那么爱你的只有一个,诸葛亮张了张嘴还是没将这句话说出去。
“是是是,我没自己想的那么重要。”
张良轻哼了一声,便不在理会他。园中便只剩下落子声与偶尔传来的几声鸟鸣。
“前辈这里还真是清静啊。”
有你就不清静了,张良无声的落下一个子。果然那张嘴熬不过几分钟啊。
“不过韩将军有喜这件事是真是令人吃惊。”
“你不是已经算到了吗?有什么可以吃惊的。”张良敲敲棋盘示意诸葛亮可以下子了。
“我又不是算命先生想算什么算什么。”诸葛亮轻轻的嘟囔着,“明明男人怀孕就不合常理。”
张良唇间勾起一抹笑,上钩了。故作惊讶的看着他,“什么?你居然不知道男人可以怀孕?”
“那么前辈是指…”诸葛亮为张良拿下发件的花瓣,“男人怀孕是常事?”
“难道不是常事吗?”
“亮怎么没有听说过?”诸葛亮看着一脸正经说着不正常的话的前辈,感觉整个世界都玄幻了。
“你?宅在家里连门都懒的开的人,会知道这个?民间的传言也流传甚广,言灵之书上可是写的一清二楚。”张良拿起放在身旁的言灵之书指给他看。
诸葛亮恨不得把言灵之书贴在脸上看,怎么可能?
“怎么?还不信?那么不如和良打个赌吧。”
诸葛亮总觉得自己的前辈笑的不怀好意,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
张良看着棋盘摸了摸下巴,研究着该在哪里下子,并提出建议,“怎么,赌不下手?那要不我们加点赌注?比如穿着粉红色公主蓬蓬裙在王者峡谷里每天出门必须4小时以上,包括出战什么的。”
“既然前辈那么有兴致的话,亮就恭敬不如从命了。那么赌什么?”
“就赌你面前的这杯茶,能不能让你怀孕。”面前的茶杯不知何时再次被填满,水面被被风吹起涟漪,池中的锦鲤不时从水中探出头来发出“啵”的一声。
“快点决定吧,还有你该走了。”刘备的叫喊声从树枝间的摩擦声中传出,张良不紧不慢的提子,“你输了。”
诸葛亮抬起面前的茶杯慢速喝完了它,将棋子投入盖中,“亮告辞了,前辈。”
张良目送自己那位高傲的后辈离去,低头收拾桌上的残局,突然手下一顿,“诸葛亮啊诸葛亮,我怎么没想到呢,像你那么高傲的人怎么可能认输。”
这副棋无论怎么样自己都不可能会赢,一步错步步错。呵,果然天下为棋一步三算吗?

李白无力趴在桌子上叼着酒壶,小狐狸玩累了趴在他脚边打瞌睡。真是无聊到爆炸,仔细想想都已经第七年了自己的尾巴都长回来了。
第一次见到越人的时候还差一点点被他举报被狄仁杰逮到。当时的越人真是可爱呢~现在更可爱了,如果肯给我生孩子就更好了。想着想着就又些入迷了,还不时发出傻笑,就连扁鹊喊他都没反应过来。
“李白?”扁鹊见他没反应,伸手就拽住李白的呆毛往上拔。
“痛痛痛,越人真是越来越不可爱了呢。”
“哈?你在想什么?”李白不顾扁鹊已经黑掉了半张脸,把他拉到怀里蹭蹭。
“我在想你啊。”
“你是在想你的红颜知己吧。”
“你是在吃醋吗?越人。”李白眼睛亮亮的,笑的更开心了,就差没把尾巴变出来摇了。
“我又不是你,我没那么小气。”
“其实我在想我们刚见面的时候。当时越人超凶的。”
“不记得了。”扁鹊冷酷无情的打断了李白的回忆。
“刚好那我就再给你讲一遍,关于我们的故事。”
End

评论(1)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