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为人居

入坑随意,懒久不更。来去自在,一切由心。

【白鹊】戏说(七)

因为最近沉迷于套马忘记了....
我爱套马
其实昨天就可以更了
啊...下个星期要考口语,放心我会努力在两个星期内更的

扁鹊看了刘邦一眼,作了个揖,“那么我便在这里恭喜韩将军了。”
“恭喜?恭喜什么?”韩信不由得嗤笑一声。
“当然是恭喜韩将军有喜了。“
“你好大的胆子!”韩信语气中透入着杀意,架在枪架上的枪被驱动着朝着扁鹊迎面而去。
“哎,别呀。越人只不过是在讲述一个事实罢了。何必呢?”李白稳稳的护在扁鹊身前,用脚尖挑起被打落银枪,插入地里。“你若是不信,就算是神仙也救不了你。”
“够了,李白。既然不信的话那么还请您另请高明。”扁鹊甩了甩袖子,转身便要离去。
“还请扁神医留步。”张良伸手拦下扁鹊,看看四周,“借一步说话。”
李白看着扁鹊被张良带到一旁,撇撇嘴便跑去逮乱跑的儿子。走前还不忘嘲讽一下韩信,“韩将军命运多舛啊!生个孩子也不错,是吧。”
韩信翻了一个可以翻到脚后跟的白眼送个他,“滚。”
一个男人有喜开什么玩笑,等一下!有喜?!韩信眼睛瞬间亮了,记忆瞬间拉回几个月前自己去买东西的时候,李白他不就是……
被遗忘在一旁的刘邦内心十分复杂。

“不知张军师叫我是要和我谈什么?”扁鹊打量着这个白发军师总觉得他身上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扁神医直接叫我张良便是,良只想知道韩将军怀孕是否为实。”
“当然。”扁鹊内向毫无波动并且表示自己亲眼看着李白下的药会有假?
“既然如此,那么扁神医可否有让男人怀孕的药物呢?”刘海投下的阴影令人看不清他的眼神,单片眼镜反射出一阵寒光。
“你是在怀疑我?”碧色的眼眸微眯,暗藏在最底的杀意一闪而过。
“不不不,良只是需要一点来指导一下良的小友。”不过怀疑是事实,当然最后一句话将会烂在肚子里。
扁鹊看着张良脸上温和的笑,突然发现自己是为什么会感到似成相识,是同类人。
“你不是在怀疑吧。你已经确定了不是吗?只要我拿的出东西来。”扁鹊不由的轻笑了一下,“东西是有,可是价格就不是那么的近人意。”
“只要是好东西价格这种不就是小事吗?”
“我喜欢和聪明人说话,你就是其中一个。”
“不敢当不敢当。”
然而屋内的气氛就有些尴尬了,一个病患,一个沉迷儿子,还有一只仓鼠球。好像确实并没有什么共同话题。
简直尴尬的不能自己,刘邦第一次那么想去批奏折。
突然刘邦一个激灵,发现了整个故事的盲点“不对啊!雏儿,孩子他爹是谁?”
“噗哈哈哈哈哈哈。”李白一个没忍住,豪放的笑声回荡在屋内久久不能平息。“对对,韩信啊,搞大你肚子的是谁。我作为你多年的好友一定把他找出来,让他对你负责。哈哈哈哈哈哈嗝。”
韩信的脸瞬间就炸红了,“烦死了!仓鼠球去死吧!”抄起立在地上的枪刺向刘邦。“你觉得还会有谁!”
“雏儿不说我又如何会知道呢?”刘邦推开向着自己的枪尖,“还有,别拿枪指着我。”
刘邦脸上带着笑但眼里的冷意令韩信的后背不由的冒出冷汗。
“…是。”韩信垂下了紧握枪的手,眼眸随着枪尖垂了下去。
“你知道我喜欢听话的。”刘邦的手拂过韩信的脸颊,挑起他的下巴令他直视着自己。“告诉我,是谁的。”
“是..是你的。”韩信的声音有些颤抖,喉结不安的上下浮动着。
“哎呀~真是的。早说不就好了嘛~”刘邦眼中的冷意瞬间消失不见,一下抱住韩信蹭了两下。“雏儿最好了~”
“既然是我的孩子的话,雏儿你就搬到主殿来吧。枪这种东西太危险了现在还是我帮你收起来吧。你说呢,雏儿?”确认完孩子的亲爹后,刘邦便开始盘算着让韩信搬入主殿。
“我……”韩信还没说就被刘邦打断。
“不用担心,老顽固那边我自然会让子房和萧何去处理。你不会拒绝我的,对吧。”
“…是。”
李白默默抱紧了自己的儿子们,并一脚踢开这一份怪味狗粮。啊,越人为什么还不回来。

韩信正式搬入主殿不久,听到了一些风言风语的刘备便带着自家军师以慰问的名义来看看祖宗到底整了什么幺蛾子。

未完待续
我真的不是故意不更的(土下座

评论(6)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