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为人居

入坑随意,懒久不更。来去自在,一切由心。

【白鹊】戏说(六)

.....我好像忘了更新了
哈哈哈,年纪大了记性不好
哎嗨


突然李白身上罩上一层薄薄的罩,一声巨响身侧多出了一个人。
“咳咳,那个我是不是来的不是时候?打扰了你们两个的兴致呀~”刘邦看着自己旁边的两个人,不由得一挑眉以一个十分妖娆的姿势侧躺在床上。
李白刚想开口就被扁鹊用枕头糊了一脸,按在身后。
“不,并没有。还不知道你这次来是有什么要紧事。”扁鹊整了整凌乱的衣服,默默的将李白竖起来的中指向后掰。
刘邦在李白的惨叫声中起身,从怀中掏出一个钱袋,递给扁鹊“我只是想请扁神医能和我去趟西汉。这是诊金。”
扁鹊掂量了一下重量,“既然如此,那么我便和你走一趟。”
“请。“刘邦推开房门,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扁鹊刚要起身,手便被李白拉住,“越人,我也要去。”
“不行,你儿子不要了?”扁鹊抽回手提起药箱,摸了摸李白的头。“乖一点,都是当妈的人了。”
李白看着窝在一起的小狐狸,一撇嘴轻轻的嘟囔了一句。
扁鹊见李白又乖乖的躺下,也就没有在意李白到底说了什么。
“走吧。”扁鹊打断了正在看戏的刘邦。
“不聊了?”扁鹊点了点头,刘邦见状拉过扁鹊一只手随意的搭在了扁鹊的腰上,开启了传送,“再见咯,李白哥哥~”
“!”李白看着刘邦把手肆无忌惮的放在自家老婆腰上,又想起自己好不容易说服了自家老婆干些有意思的事被他打断,火不由冒了上来。
“刘季!你丫的把手放我老婆哪儿?”一把拉开扁鹊拎起刘邦的衣领。
扁鹊还没回过神,眼前的两个人就被传走了。
扁鹊默默扶住自己的额头深深的叹了口气,他觉得自己的头又开始疼了。
和刘邦一起被传过去的李白有些懵,手里还捏着刘邦的衣领就愣在那里。
“……这是神医?”张良眯起眼睛,脸上挂着微笑,“良记得良是让君主去找神医的吧?”
刘邦拍下李白拎着自己衣领的手,“咳嗯,如果我说这是一个意外你信吗?”
张良还未开口,李白就插上了一句,“呵,是我我都不信。”
“不得不说,这次我认同李白说的话。”张良点了点表示肯定。
“要不要这么不相信我?”刘邦表示很委屈,明明就是李白自己搞事情嘛!
“你们有空说这个不如再去接神医一趟。”韩信带着浓重睡音的声音打断了他们。
“不用了。”门被一下推开,扁鹊怀里一窝狐狸,肩上背着药箱走入房中,“让他们来接我?还不如滴滴打鲲。”
扁鹊把怀里的狐狸塞到李白怀里,“看好你儿子。”李白慌忙接过那一窝狐狸,数了数,还好都在一个没少。顺手还拍掉了刘邦伸来的“咸猪手”,你以为我的儿子是那么好摸的吗?!
其实对于扁鹊来说韩信是什么病他不看也知道不就是当时李白下的药么?但是钱都给了样子还是要装一下的。
扁鹊搭在韩信的脉上,装出一副十分吃惊的样子,“韩将军这病症不好说,我也是第一次看到男人这样。”
“所以说,雏儿他到底怎么了?”听到这里刘邦眉头微微皱起,挂在脸上的笑意也收了起来。

未完待续^ - ^

评论(7)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