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为人居

入坑随意,懒久不更。来去自在,一切由心。

【主白鹊】戏说(五)

回来了……感觉身体被掏空
诶嘿新CP来了我好懒啊

浓郁的熏香味散发在房内,韩信躺在床上看着那个名医紧皱着眉头,另一只手捋着胡子都快把自己的山羊胡揪秃了。
“韩将军,你这个病。在下…在下才学短浅,实在是诊断不了。”
韩信抬起手瞄了那个名医一眼,又把手放下,“既然如此,还不拿上你的东西走?”
“在下告退。”山羊胡的医师赶忙作了个揖,拎起医箱退了出去。
韩信有些绝望,这是这个月第十二个医师了,结果每个都说着差不多的话。
四肢无力,恶心,嗜睡,久治不愈,男生女病。可能真的命不久矣了。韩信无力的握住身旁的半玉,本以为这次可以一直陪他下去的,胸口不由的刺痛起来。
门突然被推开刘邦一下子窜到床边,“雏儿你看!君主我来看你啦!是不是特别好!”
韩信愣了一下,微微抿嘴,“啊!君主真是世间少有的好君主,爱民如子啊!”
“嘿嘿嘿,子房你看,雏儿他都说我是个爱民如子的好君主了。”刘邦一脸兴奋的盯着张良,眼睛中写满了希望可以不用再回去批奏折。
“哦,呵呵。”张良内心毫无波动甚至想一本书拍死他。
刘邦看着张良没有变化的表情,轻轻的附在韩信耳边对他说“雏儿你再夸夸我,等你病好了,君主带你去喝花酒啊。”
韩信闻着刘邦身上的味道皱起来眉,一股恶心的感觉涌到喉间,韩信无力的推了他一把,“君主你身上的瓜子味让信有些难受。有点恶心。”
“啊?!”刘邦赶忙退到一旁闻闻自己身上的味道,“不浓啊。呃嗯……大概?”
张良默默的用书遮住自己的脸,但是狂抖的肩还是出卖了他。
刘邦向张良投去求助的眼神,“子房QAQ你别光笑啊。你看雏儿都嫌弃我了那肯定病的很严重了,这该怎么办才好啊?”
张良清了清嗓子,坐到一旁的椅子上,“良也没有办法啊,良又不是医师。不如君主去大唐将神医带过来。”
“对啊!不愧是子房,我怎么没想到呢!我现在就传过去。雏儿你等我。”刘邦举起剑,身侧的气流开始高速流转。
张良抬起手挥了挥,“君主一路好走。”霎时刘邦的身影就消失在了眼前。“既然君主已经走了,不如把事情说清了吧,韩将军。”
“说清什么?信的事瞒的过军师吗?”
“当然是说清将军打算拿你肚子里的孩子怎么办?”
韩信一愣,唇角微微勾起,“军师神机妙算。”

暖春的微风带来一阵清脆的鸟鸣,门前的花树早已生出花苞。
李白轻咬扁鹊的耳垂,在脖间留下一串细碎的吻。
扁鹊皱了皱眉,他不是很喜欢这样,可惜在情事上占主导地位的人不是他。李白知道他不喜欢这样,但李白总是想让扁鹊自己说出自己的欲望。
扁鹊撩起一戳李白发丝绕在指间,“你要做便做,别磨我。”
“越人…”李白含住扁鹊的下唇,“我想……。”

未完待续:)

评论(3)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