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为人居

入坑随意,懒久不更。来去自在,一切由心。

【主白鹊多CP】戏说 (三)

我又回来啦!因为要考英语一级就拖了点
多CP我还是说一下,生孩子啦是要一个一个来的(?)
比如你们今后会看到“西汉的帝王与他的将军居然都有这种病?!”和“王者第一(误)小天才居然做过这个!男人看了会沉默女人看了会流泪!”
嗯就是这样我喜欢一个一个来:)


“李白你……”韩信本来只是想找扁鹊买些助眠的熏香没想到刚打开院门就看到大着肚子的李白在晒太阳。
李白猛的一个将进酒闪进屋里,正在看医书的扁鹊倒是被他吓了一跳。“李白你干嘛?发什么神经?”
“韩信他他他,算了他要进来了,先不说了我去倒杯茶。”李白急忙跑进厨房翻起了茶叶。
下一刻韩信就推门而入,赶忙在扁鹊面前坐下,“扁神医,李白他怎么了??”
扁鹊一脸不屑的接过躲在厨房里李白手中的茶,放给韩信面前,“没什么大事。”
“这还没事?他都……”韩信比了一个大肚子的动作,赶忙喝了口茶压压惊。
“只是怀孕而已,不要紧的。”
韩信听了一下子把手里的茶杯捏碎,扎了一手。“这还不是大事?”
扁鹊慢条斯理的把熏香包好递给韩信,“难道不是小事?你要的都在这里了。交好钱就可以走了。”
韩信便一脸茫然的被扁鹊推出门外,感觉好像哪里不太对,怀孕是小事吗?不对,男人怀孕是小事吗?
扁鹊看着蹲在地上忍笑的李白,“说你干了什么?”
“没什么,只是放了一些不要紧的东西而已。”
扁鹊一脸嫌弃看着他,“骗鬼啊你,说实话。”
李白站起身抱住扁鹊,“哎呀都这个点了睡午觉去了,走越人睡觉去。”
“说清楚再干别的。”扁鹊伸手推了推李白。
“都说没什么了啦,就是一点药而已。”李白感受到扁鹊威胁的眼神顿了顿,“呃嗯,就一点你上次给我吃的药而已。”
扁鹊看了看李白想说什么但又咽了回去,拉起李白的衣服,“搞事大王李太白重出江湖哦。走了,睡午觉去了”
“好~我们睡午觉去。”李白美滋滋的被扁鹊拉着回房间。
突然扁鹊停了下来,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对了李白,你是哪里来的药。”
李白愣了一下,感觉自己好像说漏了什么,“越人给我的呀,忘记了吗?”
李白笑嘻嘻的看着扁鹊,“当时你就给我了两粒不是吗?”
“我记得我没有。”扁鹊眉头再次皱了起来,连日来的熬夜使得他的眼底留下淡淡的乌青,眉头微微皱起显得意外的憔悴。
李白略带心疼轻吻扁鹊皱起的眉头,“你现在除了你的实验还记得什么?”
扁鹊揉了揉太阳穴,“可能吧。最近确实有些过于频繁实验了。”
“所以说呢,越人我们睡觉去。”李白拉着扁鹊就往床上躺。
李白美滋滋的过他那孕夫的日子,每天什么事都没有,偶尔做做诗。孩子还没出来就已经拥有了好几个名字。
扁鹊看着李白越来越明显的双下巴,最后还是没忍住的逼着李白天天傍晚和他压山路。
不过离李白的产期越近扁鹊就越心慌,本来李白就不可能有孩子当时自己只不过是一时冲动而已,扁鹊实在是没想到李白对那个不存在的孩子有那么深的感情。
扁鹊的睡眠仿佛回到了那个只有自己的日子,半夜惊醒,噩梦扰人。
每晚都是类似的梦,梦里的李白在知道那只是一个不存在的玩笑时,不一同的结局,但都是那种让扁鹊感到痛到无法呼吸的眼神。
扁鹊看着还在睡梦中的李白不由得一股内疚感涌上心头。
李白好像被盯醒了,迷迷糊糊的睁开眼,“越人怎么了?做噩梦了?”李白伸手把扁鹊搂到怀里,“没事的,我说过我会一直陪着你的……”话说到一半又呜噜呜噜的睡了过去。
扁鹊愣了一下,不由轻笑起来,果然自己想太多了吗?,“好梦,太白。”
第二天清晨扁鹊便去集市买了一窝狐狸崽子,托人养着后便静静地等待着李白的产期。
李白过得那叫一个舒服啊,差点又多了个下巴。只是偶尔会想起自己好像忘了什么,但下一刻就抛在脑后了。
扁鹊每天盘算着时间,半夜起来摸摸李白的肚子还在不在。总算是在入冬后不久给他等到了,扁鹊晚上迷迷糊糊一摸,嗯?李白的肚子没了?瞬间就清醒了,干紧披上外衣跑到寄养狐狸崽子人的家里,大半夜把人喊起来开门。
再踩着薄霜归家,逞着李白睡的正香赶忙把狐狸崽子们一起塞到被窝里。李白受到了一丝凉意,手向扁鹊睡的那边摸了摸没摸到人。眼睛微微的张开了一条缝,“越人…”
未完待续……

评论(6)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