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为人居

入坑随意,懒久不更。来去自在,一切由心。

【白鹊其实还是多CP】戏说(二)

辣鸡作者又回来了!
信我是白鹊真的看我真诚的眼神。

李白猛的坐起身,发现外面的天才刚朦朦亮,李白摇醒身旁的扁鹊,“越人,我刚刚做了个梦,梦到了自己怀了孩子。越人QAQ”
扁鹊睡的正舒服结果被身旁的人摇醒,火气一下子就上来了“烦什么烦,有了就生,睡你的觉。”
李白可怜兮兮的躺下去翻过来翻过去怎么也睡不过去,满脑子都是那句“这是喜脉啊!”
“你到底想怎么样,李白?你说吧。”扁鹊侧过身看向他。
“我想让越人给我看看。”李白把扁鹊滑下的发丝撩到耳后。
扁鹊一把抓住李白的手腕放到耳边,听他的脉象,李白闲来无事用手挠挠扁鹊的耳朵。扁鹊白了他一眼,“别闹。”
扁鹊听脉象确实是喜脉,可就算是药他也没受孕啊?大问题基本上是没有,大概孕期结束也就消下去了吧。
“没什么事。”听到扁鹊的这一句话李白悬着的心也就放了下来,“不过确实是喜脉不错。”
“嗯?!这还没什么事?越人你是不是在耍我?”李白看向扁鹊的眼神中充满了怀疑,李白想起了什么似的稍稍顿了一下“不,你肯定在耍我。”
“我真有空哦,大早上被人吵醒我真有心情和人开玩笑。”扁鹊伸手将被子向上拉了拉,“我要睡觉了别吵我。”
“可是…”李白还想说什么但被扁鹊瞪了一眼便很怂的把话咽了下去。
李白默默的躺下,看着天花板手放在小腹上,孩子吗?侧身轻轻的搂住扁鹊,紧绷的眉头舒展了下来。也是只要是我们的孩子谁生不一样呢?
李白再次醒来天早已大亮,床前摆了一把小凳子一碗还有余温的汤药摆在上面,碗底压着一张纸上面简洁明了的写着解药二字。李白起身拿起汤药,轻笑了一声,便将汤药倒到窗外。
一抬头便看见扁鹊在阳光下晾晒草药,“越人!”李白将窗子开到最大,笑眯眯的等着他的回答。
扁鹊看着在窗口傻笑的人叹了口气,真的是一孕傻三年啊。“你药有乖乖的喝完吗?”
“没有哦。”李白挥了挥手中的空碗,“我把它倒了。”扁鹊眉头一皱,不由得心头一慌。他不会是想……
“我打算生下来。”果然,扁鹊顿时有点头疼了。他那里生的出来啊,顶多受十个月的罪,真是让我头大。
扁鹊压下怒气,不由得后悔自己当初为什么要作这个死,“李白你别闹了,你是个男人,更何况你要是被别人知道了你名号还要不要了?”
“无所谓啊,我不建议的。没了就没了呗。”李白耸耸肩,一脸无所畏惧。
“我该怎么说你呢?”扁鹊真想一瓶风油精呼他一脸让他清醒清醒。“你真的打算生下来?”
“嗯,真的。”李白趴在窗台上,“我已经做好当爸爸的准备了。”
“就算可能不会有孩子,白白受十个月的罪?”
“嗯。”
“那么从现在开始,李白你戒酒吧。”扁鹊继续做起了手上还未完成的工作。
“嗯?!要戒酒?!”李白猛的立起身,头猛的撞到了头。“痛痛痛。”
“当然了,还生不生了?”扁鹊无奈的看着犯蠢的人一阵哭笑不得。
“生!为什么不生!”李白摸摸被撞到的地方,不就是戒酒嘛,有什么做不到的。当时的李白还是这么想的,结果还没一个礼拜就各种忍不住悄悄偷喝就是后话了。
扁鹊从来没有想过李白真的会忍到底,本以为受两三个月的罪就放弃了,结果还真给他熬到了最后。
李白借着深秋最后的暖意躺在摇椅上打瞌睡,院门吱呀一声被推开,懒洋洋的抬眼结果入眼的的是韩信那张目瞪口呆的脸。

未完待续

评论(7)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