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料残骸

没有固定CP,瞎跳坑,我们下个坑见,年更码字员,满脑子黄色废料,

迷踪『一』

第一次写杰佣
ooc属于我
本来是篇正经恋爱(不是)文,可是好友说男人不需要恋爱!
所以大概二是R18?
辣鸡文笔,如果要骂我请轻轻的骂我,不喜欢的话千万不要看˃̣̣̥᷄⌓˂̣̣̥᷅

夜风拂过半身高的杂草,掩盖住了奔跑的声音,破旧的路灯像残烛似得闪烁起来,飞蛾还是那样经不住光明的诱惑发出细微的炸裂声。
暗色的乌鸦顺着声响扭过头去,鲜红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靠近的人,佣兵不由的放轻了动作,他可不想惊动恶魔的路标。
良好的听力使得他可以敏锐的感觉到不远处的动静——他最为厌恶电报声,但愿不是艾玛,狂欢之椅可不是什么容易放下仇恨的东西。
佣兵绕过墙壁,优雅的医生小姐正狠狠拍打着电报机的外壳,佣兵不由的松了口气,感谢上帝,幸好是黛儿。
“嘿,黛儿你见到‘他’了吗?”佣兵象征性的修理了几下电报机便翻起了电报机旁的储物箱,毕竟医生小姐不喜欢和别人一起解电报,更何况他对电报根本就是一窍不通。
“‘他’?刚在废墟撞见过。”医生摇着电报的天线,对佣兵挑了挑眉,“怎么?你想去见‘他‘吗?”
“抱歉,我并不想见‘他’。”佣兵将摸出的信号枪别在腰间,旁边巨大的爆炸声吓得他猛的合上储物箱的盖子。
医生在佣兵幽怨的眼神下无奈的耸了耸肩,“这是个意外。”无视变快的心跳顺手在电报旁喷上了涂鸦。“那么剩下的就交给艾玛吧。”
“真是个好主意,不过她可能接受不到你的善意了,”佣兵指了指身后的墙,“她被逮住了。”
医生好看的眉头挤在一起,继续不满的敲起了电报机,“玛尔塔受伤了,但是我没遇见过她。”
还真是棘手,佣兵不安的摸了摸腰间的信号枪。虽然地面上的椅子已经基本被艾玛摇了个精光,但黛儿已经上过狂欢之椅了,玛尔塔暂时没有办法支援,除去这个电报还剩下两个。
地图上的标志亮了起来,园丁被放上了狂欢之椅,“该死的。”佣兵狠狠的踹了一脚旁边的断墙,转身向园丁所在的位置冲了过去,还不忘向身后的人嘱咐道:“告诉她们,别管我。”
红眼睛的乌鸦扑打着翅膀落在狂欢之椅上,梳理着自己被风吹乱的羽翼,冲着在椅子上奋力挣扎的人偶发出嘲笑般的叫声。
“该结束了。”恶魔愉悦的哼着他所喜爱的乐曲,将身影慢慢溶入弥漫在空气中的水雾之中。
“确实该结束了,先生。”
巨大的枪响打散了聚集的乌鸦,信号弹精准的击中管辖者的头部,枪口的青烟在月光下闪着异样的光彩。
佣兵解开狂欢之椅上的荆棘,轻推园丁示意她向自己来的方向逃跑。
管辖者透过信号弹的红雾,盯着擦过自己身边逃离的猎物,利刃划破红雾,温热的血液顺着刀刃滴落到沙地上,血腥味挑拨着他的神经,果然比起单方面屠杀他还是更喜欢玩猫捉老鼠的游戏。
猛烈的心跳与诡异的音乐提醒着佣兵管辖者与他的距离,剧烈的动作拉扯着腰部的伤口,微弱的呻吟声被压在喉间,恐惧压迫着敏锐的神经,飙升的肾上腺素使他比以往更加兴奋。
可惜一切都是噩运的助力,高傲的管辖者不紧不慢的跟在自己猎物的身后,劣质的木板成不了阻碍,血迹与乌鸦总会为他带路。不过在同一个地方绕上好几圈可不是什么令人愉快的事情,毕竟再美的花园也无法永远留住多情的蝴蝶。
电门被开启的警报声响彻了整个工厂,利刃越过断墙斩在脊背的旧伤上,鲜血溅射在枯黄的草筋上,过多的失血让佣兵耳边嗡嗡的直响,旧伤的撕裂让疼痛更加的撕心裂肺。
背部的伤口被狠狠的踩在脚下,一声不吭的猎物让管辖者不满的加重了脚上的力度,轻微的咽呜声不由的让他回忆起了在自己手下被开膛破肚的娼è妓。极乐之后过于兴奋的神经强迫着大脑绝对清醒与自己一同欣赏这绝美的场景,优美动听的叫声与动人心弦的神情,简直让人沉醉,啊~还真是一段美妙的回忆。
“如果可以的话,我真想把您变的和那些美丽的小姐一样。”一样的在鲜血中展示着自己最后的乐章。
“可惜这是在庄园,先生。”佣兵的嘴角勾起一抹嗤笑,“你永远都做不到。”
乌鸦鬼魅的叫声依旧徘徊在空荡的工厂中,飞蛾寻找着火光,逃生者警戒的看着四周,企图从庄园逃离。
杰克坐在大厅的沙发上看着指刀上还未干涸的血迹,对强制结束的不满情绪达到了顶峰。
“呦~杰克,一败涂地你可真是个人才。”小丑嘲讽的笑声充满着整个大厅。
“闭嘴,裘克。”杰克看着被裘克捶的吱呀作响的桌子,揉了揉狂跳的太阳穴,他就不应该在这里多停留一会儿。
“让我猜猜,杰克。”蜘蛛从房梁上吊下拿起桌上的茶壶为他倒了一杯红茶。“你找到了新的猎物 是吗?”
“是的,瓦尔莱塔小姐。”杰克接过早已凉透的红茶,品尝着已经泡了好几道的红茶,“感谢您的红茶,不过我想我已经‘爱’上他了。”
“‘爱’?杰克你真是一个比我还要成功的喜剧演员。”裘克打开糖罐往嘴里丢了几颗方糖嚼着,“那个有着迷人魅力的小家伙是谁?让我们的好杰克可以那么痴迷。”
“很可惜,我不知道,但是我记得他的样子,遮过脸的兜帽,深海一样的眼睛藏着无穷的活力和希望。啊……真想看看他一脸绝望的样子。”
“奈布,奈布·萨贝达。”
“什么?”杰克盯着从阴影中走出的里奥。
“他的名字。”里奥拉开椅子看了杰克一眼。“该你了,蜘蛛。”
小丑愉悦的吹起了口哨,“我听过这个名字,是个雇佣兵。”
“雇佣兵?谁付钱为谁卖命?”蜘蛛不紧不慢的收起房梁上的蛛丝,看起来对于追踪游戏她更喜欢这个话题。不过在厂长的视线下还是不情愿的融入于黑暗。
杰克拨弄着花瓶中枯萎的玫瑰,藏在面具后的嘴角愉悦的勾起。
“那可真是再好不过了。”

tbc

评论(2)

热度(31)